麻豆传媒盘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敗兵如潮,二十九軍終於是敗瞭。麻豆传媒盘点?【愛↑去△小↓說△網wqu 】

去往北平的路,也隻有四五米寬,路兩邊是一人多高望不到邊際的青紗帳。

而路上現在已經亂成瞭一鍋粥,穿著灰色軍服的士兵們、拉著軍需的汽車馬車互相擠撞著,更有許多沿途的後方的鄉親百姓。

這些百姓本來是前來慰問南苑的二十九軍將士的,有用肩挑著饅頭窩頭的,也有用小車推著酸梅湯的,還有用驢車拉著西瓜的。

可是沒曾想,這些慰問者還沒到達慰問前線,二十九軍已經敗瞭,現在也隻能和士兵們擠在這條土路上,向著北平方向潰退。

吳鴻羽隨著人流,仿佛木偶般機械而艱難地挪著腿,情緒低落,身心疲憊,不過他那把大刀並沒有丟失,已經被他擦幹凈血漬背在身後,而手裡卻持著一支不知道在哪裡撿來的步槍,腰間還纏著子彈袋。

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就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人有些眼熟,不由得眼睛一亮,那個肩寬背闊的軍官怎麼看都象是那個他曾經討要過槍枝的霍旅長。

這時側過臉來和霍旅長說話的那個軍官臉上還有一道刺目的刀疤,這也是讓吳鴻羽記憶深刻的人物,肯定沒有搞錯,自己前面的這個人肯定是霍旅長!

霍遠看看前面用力向前擠著的士兵們的背影,回頭又看看一張張倉皇無主的臉龐,不由得皺皺眉,心中充滿瞭無能為力的挫敗感,他並沒有註意到緊跟在他身後的那個年輕的士兵是一名曾經向他討要過槍支的學生。

霍遠是接到師裡的命令後帶領手下的殘兵撤退的,本來,作為旅長他還有一輛屬於自己的黑色轎車,但眼見敵人追擊兇猛,自己的部隊十分潰亂,他就沒有坐車,而是試圖整束軍隊有序撤退,但卻沒有成功。

這其實也不能全怪士兵們的,有一次霍遠已經止住瞭士兵的潰退,正要整束成軍的時候,鬼子的飛機卻來瞭,幾輪機槍掃射幾輪投彈下來,狹窄的道路上再一次血肉橫飛。

士兵們還算鎮定,能聽從長官的招呼,就地臥倒,但那些本是前來****的老百姓卻哪見過這般陣勢,東跑西躥,於是剛剛成形的隊伍就又被沖亂瞭。

二十九軍怎麼就這樣敗瞭?

霍遠反省著,正如自己原來送小山子去中央軍校時所說的那樣,僅憑白刃戰是打不跑小鬼子的。

可是自己卻同樣在這個問題上栽瞭個大跟鬥,總是以為長城抗戰時依靠白刃戰打敗過小鬼子,還是對小鬼子產生瞭輕視之心哪。

首先就是戰前準備不足,尤其在11號,在得知與日軍達成瞭新的停戰協定後,自己還是遵照師部的命令,降低瞭備戰等級,以至在尚未建成堅固的防禦工事時,被日軍打瞭個措手不及。

其次日軍的單兵作戰能力之強,戰術之高超火力之兇猛都讓他始料未及。可以說,除瞭在白刃戰上,他們旅乃至整個二十九軍的士兵們都可圈可點外,其他方面竟然都輸給瞭日軍!

先說日軍的單兵作戰能力。

日軍士兵的槍法竟然如此準確,還在六七百米外時,日軍步兵的冷槍就打得陣地上的二十九軍士兵們膽戰心驚。

日本兵的三八大蓋射程遠超過二十九軍手中的步槍,彈道穩定,精確度很高。

而日軍士兵的普遍射擊水平竟然與自己旅每個連隊裡的出色射手相當,很多當年隨著自己打過長城抗戰的老兵,在敵人沒有進入到己方有效射程時就被鬼子的冷槍打倒瞭。

自己無疑犯瞭經驗上的錯誤,平津地帶的地形絕不是古峰口的山區,在視野開闊的情況下,日本士兵的射擊能力得到瞭最大的發揮。

再說日軍火力的兇猛。

飛機轟炸就不用提瞭,二十九軍自己可是沒有一架飛機,鬼子的飛機來瞭,也隻能任其轟炸,備戰倉猝在沒有堅固掩體的情況下,部隊的傷亡可想而知。

而二十九軍也缺乏對付鬼子裝甲車的有效武器,迫擊炮彈打坦克絕不是它的強項,而無論是輕機槍還是重機槍,打在裝甲車的裝甲上,除瞭打出點點班痕外,更是不能奈何那個鐵傢夥,自己的士兵包括自己都缺乏對付裝甲車的有效辦法。

而鬼子的戰術意識也遠超出瞭霍遠在國內形成的陣地沖鋒一窩蜂的認識。

他們旅主力團的陣地正面先是受到瞭鬼子的佯攻,進攻的鬼子分成兩部分在交叉掩護中行進到達瞭便於隱蔽易於發起沖鋒的位置。

正當霍遠命令迫擊炮連進行反擊時,從兩側迂回過來的日軍的襲擊卻先發而至瞭。

這兩股日軍的火力竟然如此猛烈,射程達到800多米的迫擊炮先是掀翻瞭自己的迫擊炮陣地,接著,重機槍陣地又遭到近乎毀滅的打擊。

主力團長指揮部分士兵在戰壕裡分兵來防守兩側迂回的敵人時,又被日軍的冷槍手一槍命中。

而後,從正面進攻的日軍則是用大口徑炮將二十九軍所有暴露的重火力點用炮火又犁瞭一遍。

這時正面方向的鬼子才在坦克的掩護下在一百米處發起沖鋒,面對蜂擁而至的日軍,雖然自己的士兵們憑借大刀,白刃戰擋住瞭鬼子的幾波進攻,但大部分士兵已經死傷殆盡。

從霍遠的觀察來看,對面進攻的日軍的人數也隻是一個大隊

(1100人),那也就相當於自己一個營的人數。

可自己所在的主力團陣地,竟然連一天都沒堅持下來,就被日軍打殘瞭。

這可是二十九軍的主力團啊,不是學生軍訓團!

想到學生軍訓團,霍遠覺得自己的心又是一陣刺痛,那些士兵本來隻是孩子啊,象他傢小山一樣大小的孩子,手中沒槍,隻有手榴彈和大刀片,用血肉之軀抵抗著著如狼似虎的鬼子,傷亡比例幾近十比一。

戰場上當時的情景,撤退已是唯一的選擇,隻是沒想到,撤退的不隻是自己的旅,整個二十九軍的南苑防線在日軍犀利的進攻下已經全線崩潰瞭。

南苑,在北平正南,可是北平的南大門啊。

如果說宛平城是北方大門的鎖,蘆溝橋是開鎖的鑰匙,那麼,南苑,就是這扇大門的門樞,南苑失守,隻怕北平也保不住瞭。(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抗日小山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