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安卓下载

泉州临漳门附近总共修了三座高高的敌楼,也就是角楼,敌楼的作用就是瞭望与射击。

除此之外,在壕沟与城墙之间,还有羊马墙,作为泉州城池的第二道防线,泉州城墙,外墙之后还有内墙,总共四道防线。

在壕沟的外面还有密密麻麻的铁蒺藜、拒马等物。

泉州城池除了城墙略矮之外,城防可以说是较为坚固,不是因为泉州此次被贼寇袭城有些猝不及防之外,泉州城池还要固若金汤一些。

东海群寇为攻取泉州城池,将数十具简陋的壕车推了上来,推至护城河边。

所谓壕车,又名填壕车,是以竖直的桥板作为防御,所以人员在推进填壕车时可以避免遭到矢石的攻击。

待将壕车推至护城河之时,即将所载土、石投入壕沟,填平护城河,随后或架设云梯抢城,或直接使用攻城锤撞开城门。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只要一处出现破绽,只要一处被攻破,那么整个泉州城池就会被攻破。

“还击!”姚舆一直等到壕车推到护城河边之时,一直等待东海众贼开始填埋护城河之时,方才将手中的令旗狠狠的挥下,下达了攻击的将令。

此刻众贼为了填埋护城河,是在护城河之前是乱成了一团,壕车便露出了破绽,同时此处也是宋各种城防军械的最佳射程。

随着姚舆一声令下,早已憋屈许久的宋军,将一个个石块、毒火球、弩箭、标枪等等,如下雨般的倾泄在了众贼推上来的壕车当中。

所谓毒火球,就是将硝量低、燃烧性能好的黑huo药团和成球状,并掺入有毒或发烟之物,用纸或麻包缚数层,外敷松脂,以防潮和助燃。

暗色美女图片

毒火球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其火球的杀伤力,还是在于毒火球燃烧之上产生的浓烟,浓烟既能将人活活呛死,也能将人毒死。

自半空之中俯视整个泉州城池,由宋军投石车发射的毒火球划过天际,带着长长的尾焰砸在壕车当中,毒火球砸在哪里,哪里就燃起来熊熊大火,同时还冒出了一股股浓浓的黄烟。

而投石车投掷的巨石,旋转着,自半空落下,将一具具壕车砸得四分五裂的,壕车破碎之后,躲在壕车之后的海贼均暴露在了毒烟及宋军弓弩之中。

海贼中了毒烟,或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或跪倒在地,不停的呕吐,只恨不得将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

其实宋军抛掷的毒火球及其发出的毒烟,并不是最致命的,或者说杀伤力是最大的,毕竟毒火球及其发出的毒烟要受风向、地势等因素的影响,一旦风向改变,宋军可不敢再投掷毒火球了,若风向朝己方吹,投掷毒火球,岂不是会毒死自己?同时旷野之中,毒烟的效果是极为有限的。

而杀伤力最大,最致命的就是宋军的弓弩。

此刻无数宋军弓弩手,自城墙之上站起身来,将一排排羽箭射向海贼,如雨的羽箭遮天蔽日,在这一刻,阳光似乎都是暗淡了许多。

箭雨发出一阵阵的,令人恐惧的“呜呜”之声,铺天盖地的射向攻上来的海贼,将一排排的海贼射杀在了护城河之前,海贼或落入护城河中,或横七竖八的倒在了河沿上,身上是插满了羽箭,肚破肠流,鲜血流的到处都是,几乎都将护城河染红了。

横尸遍野,是血流成河!

密密麻麻的羽箭或插在人身上,或插在地上,整个护城河之前就如同一片片的稻田一般,令人头发发麻。

攻上前的海贼被射杀了大半,余皆魂飞魄散,不要命的跑回了本方阵营,留下了一具具燃烧的壕车及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宋军开始反击,但也暴露了宋军防守的位置,于是就开始用投石车攻击。

其中最受对方“照顾”的就是敌楼,原因就是敌楼之上的宋军既可以观察敌军的动向,也可以居高临下的射杀敌军。

于是海贼的投石车投掷的石块如雨点般的飞向了宋军敌楼。

其中一座敌楼在石块猛烈撞击之下就像块豆腐一样坍塌了下来,砖石、木梁如下雨般的掉落在城墙之上,城墙之上宋军纷纷躲避,躲避不及的就被埋在了砖瓦之中,窒息而死,在敌楼之上的弓弩手也是纷纷惨叫着从楼上掉了下来,摔成了肉泥。

不过姚舆等人早有防备,在被摧毁的敌楼之下早已放了无数个沙包,敌楼被摧毁后,立即就垒起了一个又一个高于城墙的沙包楼,弓弩手可以趴在上面继续发射羽箭。

此时此刻,宋军、海寇之间发生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双方众矢齐发,无数斗大的石块遮天蔽日的,挟着巨大的动能和势能,飞到半空中呼呼作响,砸下去即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巨响。

“拿弓箭来!”立在城墙之上的李三坚不能总是像个门神般的杵着吧?于是吩咐手下道。

众人皆是持怀疑的态度给李三坚寻了副宝雕弓来。

状元郎欲亲自动手了?众人心中均是暗道。

其实李三坚能够自始至终的站在战斗的第一线,能够与将士们在一起,这已经足够了,众人并不奢求李三坚能够亲自上阵厮杀。

李三坚取过弓箭,看了左右一眼,弯弓搭箭,拉了个满月,随后松开右手指,“咻”的一声,一支羽箭就飞至城下,并一箭命中了一名贼寇。

李三坚自十余岁起就接触了这个世上第一凶悍的杀人利器,弓箭,不敢说李三坚的箭术多么精妙,但拉弓放箭还是较为娴熟的,此刻也不需要多么精准,只要力大,能够箭射出去即可,只要能够将箭射进城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即可。

一州之长吏,大宋状元郎,文邹邹的一介书生都亲自上阵厮杀了,顿时就使得宋军士气大振,抖擞精神与敌奋战。

此刻泉州城池上下,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喊杀声,双方纠缠在了一起,谁也不肯后退半步,是拼死搏杀,杀的是难分难解。

。。。。。。。。。。。。。。。。。。。。。。

泉州紫帽山

“冲,冲上去!”

“宋军兵少,我等只要冲上山坡,就能拿下紫帽山山。”

“攻取紫帽山,大王必有重赏,杀啊!”

李三坚的心腹爱将山魁,率五百兵马驻守于紫帽山,与泉州城池呈犄角之势。

紫帽山的宋军兵马虽不多,但却如一块骨头般的卡在了海寇的咽喉之上,使得海寇如鲠在喉。

有紫帽山的宋军兵马在,海寇根本不能全力攻打泉州城池,同时还必须分出一部分兵力严防紫帽山的兵马接应泉州城池。

攻打泉州城池,激战正酣,紫帽山的宋军兵马自侧后奔袭,岂不是成了两面夹击?不要说攻取泉州城池了,甚至落败都有可能。

因此欲取泉州城池,必先攻取紫帽山。

铜盘山海寇军师费景阳,足智多谋,见多识广,自用兵泉州城下之后,就发现了此处关键,因此就命人攻取紫帽山,并掷下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攻取紫帽山。

此时上千海贼攻打紫帽山,可令人感到沮丧的是,此刻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大雨倾盆而下,使得山路是异常的泥泞不堪,此刻不要说攻打紫帽山了,就连上山都变得异常困难。

不过好在海寇上山之时,并未遇到宋军抵抗,连一个宋军人影都未见到,众贼均是欢欣鼓舞,以为紫帽山的宋军惧战逃之夭夭了。

只有少数海贼是忐忑不安的,难以猜测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轰隆隆。”一声巨响,正当众海贼将要冲上紫帽山之时,山坡前土石突然坍塌,形成了一个宽达丈许的大裂缝,裂缝中布满了荆刺、削尖的木桩。上百名海贼收脚不住连人带兵器掉进了大坑,山坡上突然转出数百人,上百人端着烧开的粪汁、汤水就往里倒,上百人往大坑里推着巨石,上百人弯弓搭箭射向海贼。

“啊。。啊。。。啊。”

“不好,有埋伏!”

惨叫声、怒喝声此起彼伏,掉进裂缝里的贼军立刻就陷入了死亡的陷阱,在深坑里苦苦挣扎,有的被挂在削尖的木桩上痛苦的哭喊扭动,有的不顾身上被烫烂的皮肤拼命往上爬,却被一块巨石击落坑底,

“反击,反击!”

“填平坑道,冲上去!”

上千名海贼皆为悍匪,虽中伏死伤了上百人之多,但却是悍不畏死,一面组织人马反击,一面用木板、土石填平深坑。

双方在深坑周围纠缠、厮杀半响之后,宋军毕竟人少,不愿与敌在此地纠缠,于是就鸣锣后退,退至一个山口。

此处山口为紫帽山最后一个险要之处,两侧皆是陡壁悬崖,无其他道路可走。

宋军退至此处之后,就再也不后退了,手持刀盾、弓弩等兵器静静的等待着众匪。

“后退半步者斩!”宋军一名猛将合上面甲,遮挡住丑脸之后,大声下令道。

面甲为恐怖的青铜面具。

在宋军阵列之前为上百名打扮是一模一样的猛士,皆为短甲、短剑、黑色大盾护体,身披黑色披风。

上百名猛士皆出自罗布瑞的猛士训练营。

Tagged